合肥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维埃里遭窃听来自莫拉蒂指示 被监控者还有他人

维埃里遭窃听来自莫拉蒂指示 被监控者还有他人

来源: 合肥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7-07-31 20:52
网易体育9月6日报道:  在经过漫长的六年诉讼之后,国际米兰窃听维埃里的案件终于由民事法庭做出一审宣判,蓝黑俱乐部被判决向自己的昔日球员赔偿100万欧元。宣判结果出炉之后,国米第一时间由总经理法索内做出官方表态,俱乐部将对这个判决做出上诉,被告方的律师也称该案已过诉讼时效。而维埃里方面也表示还将继续上诉至体育法庭。看来前意大利中锋和旧东家的这桩官非还得继续下去。  《足球市场》:前电信高管承认莫拉蒂指示监控维埃里  维埃里曾经是国际米兰的招牌球星,意大利中锋在梅阿查度过6个赛季,为蓝黑军团的进球超过100粒,被蓝黑球迷视为俱乐部的“国王”。在效力国米其间,由于俱乐部高层怀疑维埃里在训练后私生活过度放纵,遂利用意大利电信(国米大股东特隆凯蒂是意大利电信的前总裁)的关系对球员的电话进行了监听。2006年电话门爆发之后,国米监听球员的举动也因此曝光,维埃里认为自己的隐私遭到侵犯,遂状告老东家索赔数千万欧元。  窃听维埃里案的主要证人来自朱利亚诺-塔瓦罗利,此人是意大利电信的前安全主管,特隆凯蒂的重要下属。日前在接受意大利Radio24访问时这位前电信高管透露监视维埃里生活的命令直接来自莫拉蒂,当时被秘密跟踪的球员不止维埃里一人。“是的,当时莫拉蒂以个人名义要求我调查维埃里的行动,没有通过电话监控。后来我们找到奇普里亚尼的私人侦探所操作此事。”塔瓦罗利表示。  “事实上调查维埃里有过两次,分别在2001年和2003年。第一次国米只是想知道球员的场外行为是否违背俱乐部规章,并且调查的球员不止维埃里一人。第二次则是来自倍耐力公司(国米主赞助商,特隆凯蒂是该公司董事长)的要求,于是我们监听了维埃里的电话。”塔瓦罗利说。维埃里在退役之后的采访里曾经承认自己在国米期间经常在训练后和罗纳尔多等到夜场疯狂通宵,这也许是国米监控自己球员的主要原因。但无论出于何种理由,蓝黑俱乐部的此举显然侵犯了球员的隐私,如今闹得球员和前东家反目对簿公堂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175   受害人自己买药的费用是否包含在医疗费范围之内?------------ 私家侦探解答:受害人在因侵权行为受到人身损害之后,自己买药应急,或者自己买药治疗,抑或是因为医院没有相应的对症之药而自己到药店购买药品所支出的费用,都应当列入医疗费的范围予以赔偿。但是必须要根据受害人买药的收据等证明购买的药品确属于治疗本次侵权行为所致伤害的使用范围。176   侵权行为人是否对受害人自己选择医院或者  自行转院发生的医疗费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私家侦探解答:受害人因侵权行为造成人身损害,需要到医院救治的,应该有权选择具体哪一地点、哪一级别的医院。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一般应以所在地治疗医院的诊断证明和医药费、住院费的单据为凭。”确定了选择医院应遵循的就近原则。但是,也不必因此过于机械地强调就近治疗。比如,受害人因侵权行为致眼睛受伤,虽然就近有社区医院或者综合医院,但是受害人选择相对较远的专门的眼科医院也属于合理范围,在非就近医院救治发生的医药费、住院费也应属于人身损害赔偿医疗费的范畴。对于受害人自行转院治疗发生的医疗费,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应经医务部门批准而未获批准擅自另找医院治疗的费用,一般不予赔偿。”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取消了对受害人转院的不合理限制。所以,即使未经原就住医院同意受害人自行转院之后发生的医疗费仍然应该包含在侵权行为人承担的损害赔偿范围内。

作者:合肥私家侦探|私人侦探调查公司|合肥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hf.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