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智障工被骗至天津一洗车行 遭领班殴打遍体鳞伤

智障工被骗至天津一洗车行 遭领班殴打遍体鳞伤

来源: 合肥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7-10-07 20:12
10月4日,湖北智障人士吴发兵腰部及腿部伤痕累累。他称,8月8日,他被骗到洗车行工作,多次遭领班殴打。  10月4日,洗车行领班(图右)斥责智障工吴发兵的哥哥吴剑兵。  智障工被骗至天津一洗车行 两智障工称在洗车行遭虐待 洗车行5人涉嫌强迫劳动罪被刑拘  今年8月8日,在天津打工的湖北孝感人吴剑兵发现,和他一起的弟弟吴发兵失踪了,吴发兵有智力残障。与此同时,在沈阳谋生的湖北枝江人吕万红,也走遍大街小巷,苦寻失踪的儿子吕仕伦——一名同样“脑筋有问题的孩子”。  9月11日,吴发兵给孝感老家打电话,可他只说出了“洗车行、加油站”两个名词,电话就被挂断。  哥哥吴剑兵通过这仅有的线索,在天津“大海捞针”,硬是在河东区成林道上的一家洗车行里,找到了弟弟。吴剑兵与洗车行领班对峙过程中,洗车行里一名右眼致残的洗车工向新京报记者求救,他说,他叫吕仕伦。  被解救出的两名智力障碍者遍体鳞伤,他们称,多次遭遇洗车行领班殴打。  11月21日,天津警方对该洗车行突击检查,解救出多名被困人员,其中部分人员的神志与常人有异。多名被困者说,和吴发兵、吕仕伦一样,他们都是在天津火车站被人以高薪洗车的工作接到洗车行。警方表示,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强迫劳动罪,已被刑事拘留。  公用电话亭里,吴剑兵捏起话筒,向话机卡槽插入电话卡,按下自己的手机号。  手机铃声响起,他盯着闪亮屏幕上的号码,失望地挂断,再走进下一家电话亭。连续数天,在天津打工的吴剑兵,都在用公用电话给自己的手机打电话。  他在寻找一个电话号码,一个与他的弟弟吴发兵有关的号码。  今年8月初,智力有障碍的吴发兵突然失踪,不久,湖北老家的电话里,留下一个没有接到的陌生号码。  吴剑兵推断,那是弟弟打来的。  寻找  三通神秘电话  2011年,吴剑兵带弟弟吴发兵来天津打工,在杨村建筑工地做装修。  31岁的吴发兵有智力残障,其《残疾人证》上显示,残疾等级为二级。但他高1.75米、力气大,在哥哥的监护下,搬运装修材料。  今年8月8日中午,吴剑兵发现弟弟失踪了。他找遍杨村附近的马路和村庄,也没见到吴发兵的身影。  “是不是他回老家了?”吴剑兵坐火车赶回老家湖北孝感,印了一沓寻人启事,附上吴发兵的照片,用糨糊贴在县城的电线杆上。  8月10日,湖北老家的固定电话上,多了一个未接来电,号码来自天津。8月11日,吴剑兵的邻居家接到同样号码的电话,“对方说他是吴小兵(发兵),现在没钱了,要我们汇3000元钱回家。”第二天,邻居将此事告诉吴家人,吴剑兵回拨过去,无人接听,查询得知,号码来自公用电话。  “弟弟只记得家里的固话。”只要找到那个公用电话的位置,弟弟就一定离他不远了。吴剑兵又匆匆返回天津。  在天津,吴剑兵没能查到这部电话的具体位置。他急了,开始不停地拨公用电话打给自己的手机,核对号码。  在火车站等人流密集区,吴剑兵“大海捞针”。  拨了几十部公用电话后,天津火车站后广场附近,吴剑兵居然找到了这部电话。  他问遍了电话亭周围的店铺,没有任何线索。吴剑兵向当地派出所报警。  9月11日,老家的电话再次响起,吴发兵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可他没说几句电话就被挂断,再回电,提示手机已关机。隐约中,吴家人只听到两个名词:“加油站、洗车行。”  这是唯一的线索,在天津市区,吴剑兵见到出租车就招手,寻找跟加油站、洗车行有关的地方。10月3日,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他,河东区成林道上,有家洗车行紧挨着加油站。  被打  满身伤痕的智障工  10月3日上午,吴剑兵随着该出租车司机来到成林道上的光亮汽车服务中心。洗车行里,吴发兵正攥着高压水枪洗车。  看到哥哥,吴发兵把水枪甩到地上,跑过来,“哥,带我回去。”  “带走吴发兵可以,没有任何工资,必须交齐600元服装费,否则身份证就得押这儿。”洗车行店长向吴剑兵发难。  吴剑兵当即报警,“当地派出所出警了,但他们认为,这是经济纠纷,让我们协商解决。”  吴剑兵没交钱,直接带走了弟弟。  在杨村租住的房子里,吴发兵开始回忆。  8月8日中午,杨村附近一条马路上,吴发兵坐在路边,呆望着来回飞驰的汽车。  一辆白色轿车停在他面前,车上下来一名黑衣男子,“去洗车行工作怎么样,活儿轻松,月工资3500(元)”。  吴发兵支吾半天,答应了。有点愣的他,没跟哥哥打招呼,就上了白色轿车。  轿车开到天津火车站广场,吴发兵又被另一辆车接走,来到洗车行。  吴剑兵撩开吴发兵的衣服,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从胸部以下到腿部,烟头大小的伤痕布满了吴发兵周身,足有上百处,伤口呈黑紫色,多处已经结痂。  吴发兵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双唇紧闭,只是偶尔蹦出一个字,“疼”!  吴发兵说,在洗车行里,他多次遭殴打。“用皮带抽,用棍子敲,用拳头捶。”  “经常吃领班吃剩的饭菜,不吃就会被领班打。他们还把烟头扔在地上,让你抽,不抽也要挨打。”吴发兵说。  吴剑兵说,弟弟属轻度智障,但对于“挨打”这种本能反应和基本认知,完全能说明白,他相信弟弟不会撒谎。  “带我走,这是黑店”  吴剑兵要向洗车行讨个说法。10月4日,他再次来到光亮洗车行,索要弟弟的身份证和工资,记者随同前往。  该洗车行位于河东区成林道与泰兴南路交叉口,十多名工人穿着统一的红色工装正在洗车、擦车,一些工人表情呆滞,与常人有异。  “要拿走身份证,必须交齐服装费……警察跟我们家开的一样。”洗车行一位领班指着吴剑兵大声说,并拒绝返还身份证。  双方交涉期间,一名右眼致残的洗车工一直紧盯着吴剑兵和记者。记者走进厕所,该洗车工紧随其后,“你们带我走吧,这是家黑店,他们老打人,我也想回家。”  这名洗车工叫吕仕伦,问他家乡,他说在“百里洲”。  经查询,湖北枝江市有一个镇名为百里洲,10月8日,当地警方称,该镇凤良村有一村民叫吕仕伦,中等身材,右眼残疾,“脑子有点问题”。  10月10日,记者辗转联系到吕仕伦的父亲吕万红。正在沈阳打工的吕万红称,他儿子已经失踪2个多月,“怎么到天津去了?”  32岁的吕仕伦打小有着不幸的遭遇。两岁时,母亲永远离开了他,一次玩耍时,又弄瞎了右眼,再加上脑子有问题,一直没找到对象。  吕万红回忆,今年年初,他带儿子在沈阳建筑工地上做小工,用小推车装卸沙石,每人每天能挣120元。  7月21日晚,吕万红让儿子去买烟,结果吕仕伦跟别人打了一架,被打得满脸是血,额头上鼓起半个核桃大小的脓包。  第二天,头顶脓包的吕仕伦不能干活,在工地上闲逛,蹲在地上乱写乱画、胡言乱语。吕万红说,包工头令他把孩子送回老家,并给两人买了当晚8点多的火车票。  7月22日晚7点多,沈阳火车站嘈杂的候车室里,一不留神,父子俩走散了。  吕万红没能回老家。接下来的半个多月,他每天四处寻找儿子的下落,火车站、桥洞下、菜市场、网吧……晚上回工地,他背着工友偷偷抹眼泪。  他还专门买了部手机,办了张手机卡,希望儿子能打他的电话,虽然儿子根本不知道他有了新电话。  据吕仕伦事后回忆,与父亲走散后,他被沈阳一家救助站收救。其间,救助站给了他几张火车票,他稀里糊涂地上了火车,从沈阳到四平,再从四平到秦皇岛,8月2日,他出现在天津火车站,四处游荡。  与吴发兵被带走的地点几乎一样,8月2日9点多,天津火车站广场,一个叫来弟(音)的年轻男子找到吕仕伦,问他“洗车行招洗车工,工资高,干不干?”吕仕伦也答应了。  逃跑  “被打怕了,不敢跑”  被带到光亮汽车服务中心的吴发兵和吕仕伦,睡在一起,头对头。  白天上班时,吴发兵用高压水枪喷洗车身,再用抹布擦干净,吕仕伦负责擦车轮。和另外30多名洗车工一起,每天早晨6点30分起床,晚上6点50分下班,在店长、矮个子、杨聪(音)、杨志勇(音)等领班的监护下,步行回到洗车行旁边的住处。晚上,工人们被禁止出门,“买东西要让领班捎。”  “明明买五块钱的烟,他们就说是二十块钱的,当我们傻呀。”吕仕伦怒气冲冲。  吴发兵说,洗车行要求他们签署一份劳动合同,合同上约定每月工资2600元,“但是工资要押一年,第二年才开始付前一年的工钱。”  随后两人发现,“不但得不到工钱,还总挨打。”  吕仕伦说,在洗车行四个多月,他被打了十多次,“工人们说话声大了,走路慢了,车擦不好,都要挨打。有次领班杨志勇喊我过去,嫌我走路慢,就用脚踹我。”  伤痕累累,让很多工人逃跑。  吴发兵和吕仕伦说,洗车行一度有30多个工人,大部分人是从火车站送来的。前后有十多名工人逃离洗车行,但他俩没那么幸运。  尽管两人都有逃跑计划,但从未告诉彼此,“各跑各的,万一我告诉他,他把我出卖了呢。”32岁的吕仕伦说。  吴发兵的逃跑计划在晚上实施。9月初的一天,凌晨两点,宿舍正门有人看着,他穿一条短裤从厕所窗户爬出。由于不知道往哪跑,在马路上,他被一个“穿制服的人”送了回来,“被领班用皮带抽”。  吕仕伦则在白天逃跑。趁领班不注意,他径直跑出洗车行,沿马路狂奔。因为只有一只眼睛,他没跑出百米就被领班捉了回去,“他们从车里拿出一根棍子,一头粗一头细的那种,打得我鼻子冒血,脸肿了好几天。”  吕仕伦回忆,这是他被打得最狠的一次,“那次真被打怕了,不敢跑了。”  转机出现在9月11日,那天,吴发兵领到100元工钱。他把钱塞给宿舍的看门老头,让老头帮着买张手机卡。老人答应了吴发兵的请求。吴发兵用他的旧手机,拨通孝感老家的座机——他唯一能记住的电话号码,并说出“洗车行、加油站”。  这一幕被领班杨志勇发现,他搧了吴发兵两巴掌,收走了手机。至于在天津火车站打往孝感老家的两通神秘电话,吴剑兵判断,那应该是将弟弟带走的人的诈骗电话。  解救  警方控制洗车行领班  11月19日中午,记者再次进入光亮汽车服务中心暗访。  见记者跟洗车工攀谈,一名穿便装的“矮个子”走过来,“你是干吗的?”矮个子质问记者的同时,喝令洗车工赶紧干活。  “他是看着我们的。”趁“矮个子”不注意,吕仕伦低声说。  “我的话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他们,是不是经常挨打,还不给工钱?”看到吕仕伦招呼,一位手被水泡得发红、身高不足1.5米的洗车工,连连点头称是。  11月21日,吕万红跟工友借了4000块钱,在湖北枝江百里洲派出所民警陈春来的陪同下来到天津。下午2点30分,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刑侦支队对该洗车行突击检查,警方控制在场人员。  11名身着红色工服的洗车工,被集中在洗车行门口。他们有的目光呆滞,有的神情兴奋。  这些工人来自秦皇岛、石家庄、河南等地,大多二三十岁。多名洗车工称,他们都是在火车站,被人以高薪工作接到洗车行,“经常挨打,最长的干了快一年,有的不给钱,有的只给了几百块。”  被指殴打洗车工的几位领班,被带上警车。  警方行动时,61岁的吕万红坐在警车里,嘴巴紧贴车窗,注视着洗车行里的儿子。  吕仕伦穿着湿漉漉的工服,手上戴着黄色胶皮手套。他的左眼不停眨动,冲着身边的警察发出嘿嘿的笑声。  半小时后,当地派出所调解室里,父子相见。  吕万红嘴唇上下翕动,激动时,脸上的皱纹抽搐着,浑浊的眼眶里,泪水打转。  吕仕伦沉默了几秒钟,发出短促低沉的声音,“爸”。  回家  部分洗车工领到工资  11月24日,天津某派出所里,在有关部门的介入下,吕仕伦收到了洗车行支付的8200元工钱。  天津警方表示,洗车行其他被救出的工人已被送回原籍,他们都领到了工钱。这些人是否为残障人士,尚需专业机构鉴定。经查,该洗车行有营业资质,但存在拖欠工人工资的情况。此外,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强迫劳动等罪,已被刑事拘留,具体案情仍在进一步审理。  光亮汽车服务中心刘老板说,这家门店开业时间不长,“开了店就直接交给店长了,我很少管,也不知道店里有智障员工,领班们还打人。”  刘老板说,工人是怎么被招来的,店长是否跟员工签合同,这些他都不清楚。“我疏于管理,的确失职。”刘老板表示,目前,该店已被警方停业整顿,具体整顿时间尚不清楚。  25日,吕万红领着儿子,在北京乘火车回湖北老家。  北京西站广场上,排队进站时,吕仕伦回过头,望着阴冷的天,“不知道吴发兵领没领到工钱,干了这么久,不能白挨打了。”  而先期被哥哥救出的吴发兵,还没有领到工钱。  名词解释  强迫劳动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11年修订版)第二百四十四条规定,“【强迫劳动罪;雇用童工从事危重劳动罪】以暴力、威胁或者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他人劳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明知他人实施前款行为,为其招募、运送人员或者有其他协助强迫他人劳动行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348   何谓“警示”?------------ 私家侦探解答:------------ 私家侦探解答:侵权责任法制定前我国已有对产品予以警示说明的规定,例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所谓警示,是指对产品有关的危险或产品的正确使用给予说明、提醒,提请使用者在使用该产品时注意已经存在的危险或者潜在可能发生的危险,避免危险的发生,防止或者减少对使用者的损害。警示有两个作用:第一,告知使用者产品有危险,明示产品的缺陷;第二,让使用者知道在使用该产品时如何避免危险的发生,以保证人身、财产的安全。经营者发现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存在严重缺陷,即使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仍然可能对人身、财产安全造成危害的,应当立即向有关行政部门报告和告知消费者,并采取防止危害发生的措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侧重对经营者售出前的产品警示说明作出规定,侵权责任法则是对产品售出已经进入流通后发现缺陷产品的警示补救措施作出规定,二者相辅相成,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用户、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作者:合肥私家侦探|私人侦探调查公司|合肥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hf.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