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媒体称“女神探”聂海芬职务未变 仍在工作

媒体称“女神探”聂海芬职务未变 仍在工作

来源: 合肥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8-08-22 20:54
记者昨日下午致电张高平,张称自己正在睡觉,尚不知道浙江高院已经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他也还没有收到浙江高院的国家赔偿决定书。  “先关心关心我的工作”  张高平说,自无罪释放后,他一直在找工作,但是找不到,“到县城里到处问,人家都懒得跟你说。”“我的特长就是开车,但现在驾照也没有,生意上的事也不懂。”张高平说,前些天,他托人打听如何在县城申请一条乡镇之间的客运专线以及要花多少钱,他设想,如果线路批下来,准备和张辉每人买一辆中巴车跑客运,然而目前打听的结果是“不行”。  “我希望大家关心关心我的工作。”张高平感到无奈,自无罪释放后,他为了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推掉了好几个电视台的节目邀请,只希望赶紧把工作落实了。  “现在,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张高平说,自己一直住在大哥张高发的家中,“哥哥家吃一顿,姐姐家吃一顿”。而自己原来的家,经历10年的冤狱,已破败不堪,因为没有钱,目前还没有开始整修。张高平称,自己的身体也没有恢复,经常头晕、耳鸣。  “控告责任人?有这么简单吗?”  相关法律专家介绍,对于张辉、张高平叔  侄俩冤案的酿成,公、检、法均应负责任。按照错案追究的相关规定,应该追究各相关责任人。在无罪释放初,张高平也曾对媒体表示,永不原谅对其进行刑讯逼供的人,并要进行起诉。  面对浙江高院、省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办理该案中非法取证的质疑,3月28日晚,浙江省公安厅表态称,这起错案的发生,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作为刑事诉讼活动中的一环,是有责任的,深感痛心,对当事人及家属深表歉意,并要求杭州市公安局配合有关部门,认真做好该错案中相关执法问题的调查。  4月9日,浙江省政法委政治部副主任朱巧湘向媒体表示,浙江省政法委针对张辉、张高平错案成立了联合调查组,调查组将秉持公正客观、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对该错案原办理过程中公、检、法各部门办案环节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调查。朱还特别提到,此次调查行动“并不只针对聂海芬一人”。  但一个多月过去了,浙江省政法委及公检法机关并没有任何有关责任追究的结论向公众通报。据媒体报道,在杭州的公安系统,不少人对聂海芬抱以同情和肯定态度。有人就提到,她现在的职务还是大队长,依然在一线工作。  冤案当事人的态度也较为微妙,至于是否将考虑向有关部门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控告,张高平对记者说,“我只是个老百姓。控告责任人?有这么简单吗?他们(指浙江省政法委)说已经在调查了嘛。”217   法人可否要求精神损害赔偿?------------ 私家侦探解答:本法对法人是否享有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并没有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十条第四款规定“公民、法人因名誉权受到侵害要求赔偿的,侵权人应赔偿侵权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公民一并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要求的,人民法院可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给受害人造成精神损害的后果等情况酌定。”这一司法解释区分了侵害名誉权等人格权可以造成经济损失和精神痛苦两种不同的损害。有学者据此认为,前者比如人格权受损害后荣誉、名誉受损引发的经济减损,后者比如因财产损害、人身损害而给人精神上带来的损害。① 我们认为,这一司法解释并没有体现出精神损害赔偿的这种区分,实际上是认为,人格权属于人身权利的一种,侵害人格权包含在侵害人身权之中,侵害人格权造成的财产损失属于人身损害的赔偿范围,应遵循等价有偿的原则,损失多少赔偿多少。而受害人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请求的,应根据一定规则予以赔偿。这里的潜在含义是,精神损害赔偿仅指精神痛苦损害。对于精神痛苦损害当然只有自然人才有。法人作为拟定人格不存在精神痛① 杨立新:《侵权法论》,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668页。苦的损害。所以,司法实践中,对于法人提出精神损害赔偿请求的,一般不予支持。第二十三条  【因防止、制止他人民事权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责任承担】因防止、制止他人民事权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责任,被侵权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

作者:合肥私家侦探|私人侦探调查公司|合肥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hf.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